客服热线:400-090-1199   客服邮箱:callcenter@creditharmony.cn
预约客户经理    关注我们:微信 微博

You are here

提高地方金融机构反洗钱工作有效性

        2016年以来,提高反洗钱工作有效性逐步成为深化“风险为本”反洗钱工作理念的主要途径,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受规模等多种因素影响,对洗钱风险防范效果不佳,本文通过对陕西省铜川市辖区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的调研,寻找反洗钱工作存在的普遍性问题,并就提高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反洗钱有效性提出建议。
地方法人机构反洗钱工作现状
       陕西省铜川市目前共有地方法人机构6家,其中4家信用联社,两家村镇银行,4家信用联社下辖67个网点,覆盖辖内各个区县;两家村镇银行成立不满3年,未设分支机构。近年来,随着国家反洗钱工作的快速发展,地方法人反洗钱工作取得较大进步。
       (一)组织架构基本完整。各地方法人机构建立反洗钱工作领导小组,小组成员包括高管成员、各业务条线负责人、各分支机构负责人及业务主管,指定合规部门或营业部负责反洗钱工作,反洗钱工作各个环节的管理人员都在领导小组范围内。
       (二)内控制度比较健全。各地方法人机构以省级法人机构或控股股东的反洗钱内控制度为基础制定本机构的内控制度,内容涵盖身份识别、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客户身份及交易资料保存、内部审计、宣传培训等各个方面。
       (三)合规履行三大义务。各地方法人机构能够比较规范地开展反洗钱工作,客户身份识别环节审核身份证件真实性并采集身份证件主要要素,建立了客户洗钱风险等级划分系统,建立了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系统并稳定运行,定期开展内部审计及洗钱风险自评估,按要求开展宣传培训工作。
地方法人机构反洗钱工作存在的问题
       (一)工作机制流于形式。虽然各地方法人金融机构都建立了反洗钱领导小组,但领导小组运行成效不够理想,研究议题以学习、宣传、培训为主,缺少针对反洗钱规则制定、风险管理、部门协作、业务产品、奖惩考核等切实、具体的内容,高管层面以“不被处罚”作为工作要求,不对反洗钱合规和风险管理状况做深入了解;各业务条线未将反洗钱嵌入到具体业务环节,很少与牵头部门就反洗钱发生横向联系;牵头部门应对检查为主,以完成日常工作为目标,对本机构面临洗钱风险研究不足,更在意来自监管部门的监管压力。
       (二)风险管理表面合规。地方法人机构对开户环节把关不够严格,缺少客户与证件的一致性审查,对客户开户自愿性了解不足,冒用他人身份证件开户、客户开户后将账户转卖情况时有发生;增强型尽职调查方法、程序、内容缺乏明确规定,未与身份识别、可疑交易、等级划分等形成有效的反馈机制,机构为减少资源投入,变相规避或提高开展增强型尽职调查的标准,增强型尽职调查难以发起。
       部分机构客户风险等级划分标准笼统且与本机构客户群特征差距过大,或简单套用监管部门发布的标准,将黑名单客户划分为高风险,将高风险地区或行业客户划分为中风险,其余客户划分为低风险,缺乏结合辖区多发的洗钱类型制定具有地域特点的个性化、差异化标准,等级划分成为“合规要素”,可信度不高,无法发挥持续、动态的风险防范功能。
       (三)可疑交易缺乏甄别。地方法人机构可疑交易报告流程普遍为录入岗、编辑岗、审批岗,分别由网点柜员、会计主管、合规部门反洗钱工作人员完成,处理流程只保证报文格式的正确性,缺少对可疑交易的可疑程度判断过程,编辑岗和审批岗的职能表现为报告格式的复核,报告的可疑程度,即报告价值无人负责,各机构内控制度都明确了重点可疑报告流程,但对重点可疑报告如何产生、质量如何把控未设计制度,按照机构现有的报告管理模式,反洗钱工作人员对系统筛选出的交易简单观察,结合开户信息,如果熟悉该客户就排除可疑,不熟悉的作为一般可疑上报,对异常交易排除理由、可疑交易报告理由都不充分,未就什么情况下开展增强型尽职调查、小组甄别做出规定,形成一般可疑交易持续大量发生,重点可疑报告长期为零的情况。
       (四)风险评估质量不高。监管部门要求金融机构开展洗钱风险评估后,地方法人机构普遍建立开展自评估的制度,但自评估质量欠佳,报告内容多以客户洗钱风险等级划分为主,片面突出客户风险,忽略了各业务条线及业务产品面临的洗钱风险,忽略了内控制度执行情况、反洗钱工作流程合理性情况;机构对自身面临的风险状况不了解,对自身防范洗钱风险的能力不了解,洗钱风险识别报告敷衍成分居多,自评估工作过程随意、内容干瘪,成为了形式化的例行工作;究其原因,是“风险为本”的理念仍未树立,对“法人监管”的工作模式仍然不适应。
提高地方法人机构反洗钱工作有效性的建议
       (一)明确地方法人机构的工作定位。法人机构是反洗钱工作主体,应切实履行义务主体责任,自觉开展反洗钱工作,而不是迫于监管压力被动开展反洗钱工作;要主动作为,积极查找、防范自身的洗钱漏洞,而不是被动等待监管部门发布监管要求。为使地方法人机构找准对自身工作定位,首先要引导、警示地方法人机构认识反洗钱的职责归属,认识洗钱活动对自身声誉影响及法律风险。认识“法人监管”对机构的工作要求。其次监管部门应将地方法人机构“履行义务主动性”纳入监管范畴,一是考察地方法人工作机制是否保证反洗钱工作有效开展;二是考察高管层面对洗钱风险管理是否敏感以及反洗钱资源投入是否充足;三是考察牵头部门对本机构面临的洗钱风险是否具备足够权限进行识别管理;四是考察操作层面是否勤勉尽责、能力素质是否胜任反洗钱工作要求等,督促地方法人机构建立高效运转的反洗钱工作机制。
       (二)尝试构建有效性评价指标体系。为促进地方法人机构有效开展反洗钱工作,监管部门可尝试构建有效性指标体系,有效性指标评价体系构建遵循以下原则:不使用任何主观判断类指标、指标数据来源于机构工作量、指标数据易于收集、指标应用具有可比性,以评价指数变化情况反映地方法人机构工作有效性。
       例如,使用“反洗钱专职人员数量”反映机构人力资源投入;使用“广义洗钱案件数量”、“机构内部发布风险提示数量”、“机构自主安排风险排查数量”反映机构工作机制有效性;使用“高风险客户数量”、“高风险客户年度变更率”、“增强型尽职调查数量”反映机构的洗钱风险划分工作有效性;使用“重点可疑交易报告与可疑交易报告比率”反映机构可疑交易甄别工作有效性;使用“重点可疑交易报告数量”反映机构可疑交易报告管理的有效性;使用“涉嫌广义洗钱案件客户与高风险客户重合度”反映机构高风险客户管理的有效性等等,指标体系要涵盖反洗钱工作各个环节,尽可能全面地反映机构工作开展情况。
       使用机制运转、反洗钱流程节点工作量作为指标进行有效性评价,引导地方法人机构将工作资源投入到风险防范的细节中,减少盲目的低效率劳动,避免“表面合规”、“防卫性报告”等情况,落实“风险为本”的工作理念。
       (三)对地方法人机构实施差别化监管。地方法人机构受自身规模影响,客户群体与大型银行有较大区别,面临的洗钱风险不同于大型银行,反洗钱工作水平也很难与大型银行比肩,监管机构应予以区别对待。一是组织地方法人机构开展关于可疑交易甄别、洗钱类型分析等操作性强的专题培训,提高工作人员岗位胜任能力,召开银行业金融机构反洗钱工作经验交流会,为地方法人机构借鉴先进经验提供支持;二是通过走访、辅导等形式指导地方法人机构开展扎实有效的风险评估,使法人机构能够准确地识别自身面临的风险,有针对性地开展风险防范;三是在风险评估结果可靠的基础上,引导法人机构不断优化工作目标,将反洗钱资源投入到高风险业务和客户上,提高工作成效。

预约客户经理